创新体制机制

2020-11-13 06:11

对此,邓泽永代表十分赞成。他表示,建设国际旅游岛对公共产品和服务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政府不再唱“独角戏”,引入社会力量、搭建起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的平台应该是大方向,海南可以在教育、文化、卫生、基础设施等方面先行先试。

屯昌—琼中高速、西环高铁即将通车,万宁—洋浦高速有望年内动工,红岭灌区正式开工、海口列入城市地下管网改造试点……今年全国两会前夕,海南重大公共设施项目传来一个又一个好消息。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把增加公共产品、公共服务打造为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双引擎”之一。报告还提出,要加大政府对教育、卫生等的投入,鼓励社会参与,提高供给效率。这引发了海南代表、委员的广泛关注和热切期待。

近年来,海南在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效。今天,如何更进一步将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打造为推动海南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代表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

虽然三沙的情况具有特殊性,但其中的许多成功经验值得其它市县借鉴参考。肖杰代表认为,一是建设管理不一定全部依靠行政力量,尤其专业化公共产品更应该采取购买服务的方式;二是项目建设要从本地实际出发,创新机制,特事特办;三是在吸引人才上不求所有、但求所用,通过多种渠道发挥人才的作用;四是做好合作的顶层设计,引入外部力量弥补政府管理中的不足等。

如何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公共产品和服务,使之真正发挥“引擎”作用?

肖杰代表对此深有体会。“三沙市从成立之初就必须创新公共产品供给的体制机制。”他说,海域大,交通管控咋办?陆地最小,寸土寸金咋用?人口最少,公共服务咋做?气候最特,基础设施咋建?生态最重,“绿色规矩”咋立?回答这些三沙建设发展的关键问题,只能创新机制,尽量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提供基本公共产品和服务。

“海南可以在全国率先实现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把公共服务平台做大,提高公共服务效率。”迟福林委员建议,海南要加大力度改善基础设施状况;政府要在创新、创业上创建各种重要平台,比如说创业投资基金等;要在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配置上下大功夫。尤其重要的是,从形成公共资源配置的社会化、市场化的制度安排入手,加快公共服务体制创新,形成公共服务领域开放竞争的新格局。

“这就好比百姓点单、政府做菜,通过这种方式增加的公共产品能够很好地补上保障的短板,真正惠及民生。”林回福代表说,政府实施民生实事增加的投入,又直接拉动了海南的经济发展。比如,棚户区改造和城乡危房改造,越来越成为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美丽乡村的重要动力。

据估算,如果到2020年公共资源配置社会化、市场化相关制度安排到位的话,政府采购规模占gdp应达到15%至20%,服务类采购占政府采购的比例应当在30%至40%左右。

他认为,引入社会力量的关键,在于创新公共产品的体制机制,给民营医疗机构和公立机构同等的政策、待遇和发展环境。

“近年来,海南一直在努力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给,明确提出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任务。”说起我省增加公共产品的努力,林回福代表扳着指头一一数来。比如,逐年提高养老保障和城乡医疗保险的标准,大力推动学前教育、职业教育、偏远薄弱地区教育的发展等等。

“这种情况不是儋州独有,而是在全国都很普遍。”邓泽永代表建议,引入社会资金和力量,创新体制机制,减轻公立医疗的压力,推动医疗卫生事业发展。

这正与政府工作报告对创新管理,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机制的要求不谋而合。从三沙设市两年多来的实践来看,这种方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比如港航、媒介、科研、基建大量委托或与专业机构合作,一方面,精简了政府机构,三沙市不用自己再设许多单位;一方面,实现了公共服务的专业化管理,有效解决了三沙建设管理中的许多难题,加快了三沙市的发展。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增加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既是经济转型升级的需求,又是新时期创新驱动的一个重要条件,更是全社会对政府的一个基本要求。”迟福林委员说。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须开放竞争。”迟福林委员认为,政府购买服务不仅是一个扩大范围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整体优化公共资源配置,提升公共服务供给的公平、效率和质量。尤其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主要特点是公共服务的契约化、社会化、市场化,目的是实现公共服务公开化、公正化和效益最大化。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省委、省政府通过公开征集意见的方式,每年确定并办好十件民生实事,解决了群众急需、亟待解决的民生问题。

“经验表明,政府增加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产品供给,可以提高消费预期,培育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住琼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看到这个“新引擎”对海南的更深层次的作用,一方面,中国积极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比如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府的责任就是要在经济转型升级中搭建公共服务平台。在简政放权、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中,政府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解决公共产品短缺问题,要改变投资结构,更多地投入到公共设施、公共服务上来。另一方面,老百姓对公共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全面快速上涨,政府责任更大。

邓泽永代表列举了儋州医疗发展的例子。卫生部曾经提出全国民办医疗机构占比要达到20%的目标,但去年才达到11%。儋州的比例更低,仅有一家民营医院。与此同时,公立医疗机构越来越不堪重负,儋州的两家公立医院人满为患,床位稀缺,从医院到医生、护士,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